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生之我要冲浪

第四百三十四章 杀马特教父2

重生之我要冲浪 睡觉会变白 2792 2022-11-30 11:37

  此后几天,罗福兴一直泡在网上,搜索各种奇形怪状的照片汲取养分。

  还在《劲舞团》里认识了几个家族的正式成员,名字全是由表情符号+汉字组成的,一样很拉风,只要在游戏大厅出现就是最靓的仔。

  这让他愈发渴望。

  而他发现欧美、日本的一些被称作为「视觉系」的歌手,对自己启发很大,苦苦思索了几日,最终定下了照片风格。

  先去村里的理发店捣鼓了一个爆炸头,比超级赛亚人还要爆炸的那种。

  染发太贵了,消费不起,就在两元店买了一小瓶不知哪儿产的染发药水,自己把头发全染成了粉红色。

  又搞了支口红涂上,把裤子故意划破,穿了件黑衣服。

  原本还想纹身的,实在囊中羞涩,实际上这些花费就够他受的了一一平时除了爷爷外公接济,也免不了小偷小摸。

  都弄好了之后用网吧的摄像头拍了张照片,给【葬爱家族】的审核员发了过去。

  不一会就回复了:

  「兄弟酷啊,怎么想到的造型?」

  「嘿嘿,在网上瞎找,自己琢磨的!」

  「太有才了,你改个网名,再把个人宣言改一下,火星文会用吧?」

  「会会!」

  罗福兴忙不迭的点开火星文转换器,自己哪会写啊,都是网上拼凑摘抄的,弄了一句:「舸能我們每--天都在自杀,杀死一点点天真,杀掉一点点真(~)」

  「可以了兄弟!」

  「欢迎加入【葬爱家族】!」

  「以后这里每个人都是你的家人,有什么事尽管开口,互帮互助,团结一致是我们的宗旨!」

  罗福兴来不及看欢迎词,只见自己进到了一个麦麦群里,显示500人全满,自己刚好是第500个。

  「问一下,你们……」

  「要说我们,进来就是自己人了!」

  「哦,我们家族有多少个群?」

  「公主有130万粉丝,你说有多少个?」

  咝!

  罗福兴的小心脏瞬间提到嗓子眼,好在对方又来一句:「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加入的,那些人是叛徒不忠诚,还嘲笑我们。

  尽管让他们笑去,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世界?!」

  「对,我们为什么要让别人理解,我们互相理解就行了!」

  「就是,让他们做大多数去吧!我们做自己的少数!」

  「报告一下,我不在中山了,我去珠海的魅族厂了,有当地的兄弟姐妹们可以找我玩,有困难吱一声。」

  「巧了,我也要去珠海!」

  「哟,兄弟快来,请你吃饭!」

  《劲舞团》的玩家与这些边缘青年高度重合,喜欢沉珂的多多少少有点大病,沉珂在网上张扬了2年,拥趸无数。

  所谓厚积薄发,项目一启动,就能在短时间汇聚大量人群,并且在迅速扩散。

  这个发展,比原时空的非主流要猛烈得多。

  罗福兴进群没多久,就感受到了浓浓的舒适感,原来在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和我相像的人啊!

  管理员还在耐心的介绍各种家族规矩:

  「对沉珂我们一般叫公主。」

  「家族有自己的体系等级,到了一定程度可以开分团。」

  「开分团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就是你也可以成立家族,算[葬爱]的分支。」

  罗福兴瞬间有目标了!

  他开始幻想自己建立家族的场面,甚至开始尝试取名,在网上查了很多英文,最后找到了一个「

  时髦、漂亮」的单词。

  英文叫srt!

  「srt?斯马特?」

  「不够拉风啊!」

  罗福兴沉吟许久,想用存量不多的文化成分来修饰一下,然后啪的一拍大腿:「杀马特!杀马特够酷!」

  「我将来建立家族,-定要叫杀马特!」

  …………

  罗福兴,原本就是杀马特教主。

  2007年左右,他把自己的一张照片传到网上,惹来不少关注,于是一发不可收拾,发明了「杀马特」这个词,自称教主。

  大批80尾、90初的边缘青年加入其中,演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。

  巅峰时,罗福兴直接掌控的核心成员有2000人,间接管理的有20万,居然安排的明明白白,对一个没啥文化的人来说也算天赋异禀。

  在08-10这几年,非主流、杀马特闹的轰轰烈烈,人嫌狗厌。

  最初确实不管他人眼光,自己抱团取暖。

  但随着罗福兴的亲身体会,比如理发店的客人不让他剪头,因为他顶个杀马特发型看起来像傻缺一样;比如想进厂打工,老板却因为杀马特而不要他……

  教主碰.上了社会铁幕,率先意识到这不是一种真实的生活,也率先抛弃了他的追随者。

  2010年后,非主流现象慢慢衰落。

  因为无论非主流看起来多么嚣张,在整个社会网络中,他们其实是很弱势的群体。当他们被那些真正具备话语权的人讨厌,这种弱势地位就会显露出来。

  比如进厂的,老板说你不把头发剪了,你就别来上班,你剪不剪?当时甚至有人吃饭被邻座暴打,就因为这人是杀马特,人家看他不爽。

  非主流们年纪大了,甚至到了该结婚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面对现实了。

  ……

  2006年末,麦窝的晚会照例举行。

  一如既往的热闹欢庆。

  他们能上大学,有不错的物质生活,能做UP主,能跑到京城来参加晚……而同时还有一帮人,小小年纪在厂里打工,想方设法的弄一个酷酷的发型,为加入【葬爱家族】而自……

  「谁负责拍纪录片?」

  晚会过程中,姚远想起来,忽然问了一句。

  众人面面相觑,还是代替于佳佳管理99娱乐的徐梦,答道:「我找了北电的一个人,专搞纪录片的,签了合同,要拍2-3年。」

  「可以。」

  姚远点点头,继续看台上的表演。

  「……」

  众人交换一下神色,觉得老板对这个项目莫名重视。

  他们当然不会理解,这是一个何其庞大的群体,2007年全国有2200万的留守儿童,2008年,这个数字是5800万!

  姚远固然需要他们助推麦麦发展,成为《劲舞团》的玩家,但也不至于污名化,或者让那些具备话语权的人来污名化。

  说白了,还是一场舆论争夺战。

  就像之前怼公知一样。

  (冇了……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